最惨闪崩!4倍牛股一泻千里,连续5个跌停,股价腰斩!1.3万股东无路可逃,都是庄股惹的祸?

By | 2020年12月5日

一连5个跌停,4倍牛股轰然崩盘!

比茅台还牛的牛股仁东控股又双叒叕跌停了,一连5个跌停后,公司股价几近腰斩,回到了7月份时的价位,而且在最近三个半生意业务日的一字跌停期间,总成交额不足3000万,不及曾经日常的零头,公司1.3万股东也面临着“割肉离场而不得”的逆境。

在直接的消息面上,近期也仅有任东控股国资退场的消息。而仁东控股被认为庄股特征显着,在今年11月20日之前靠近4倍的上涨历程中,仁东控股出现“逐日涨幅不高、换手率低但稳定爬升”的特征,控盘显着,而且公司的上涨也缺乏基本面支撑。

1.3万股东被闷杀

仁东控股绝对是今年以来的大牛股之一,公司的股价由年头的16.74元一口吻涨到了11月份最高的64.72元,涨幅386%。只是涨得快跌起来更猛,最近5个生意业务日(11月25日至12月1日)仁东控股股价已经一连5个跌停,股价跌至35.53元位置,股价重新回到今年7月初时的位置。

而且仁东控股的下跌路上塞车严重,1.3万户股东或者新进的抄底股东至少现在“无路可逃”。在一连5个跌停日的4个半生意业务日期间,仁东控股成交额合计4.51亿元,其中11月25日大跌第一天成交额4.23亿元,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三个半生意业务日一字跌停期间,仁东控股合计成交额仅2797万元。

而在之前的上涨阶段,仁东控股日生意业务额也多在4亿元左右,陪同着股价的上涨,仁东控股今年的股东人数也一路上涨,特别是在第三季度股东户数泛起翻倍增长,前三个季度末仁东控股股东人数划分为5622户、6638户、13090户。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在暴跌前依然没有离场的话,1.3万户仁东控股股东面临着割肉止损而不得的逆境。

不外值得注意的是,在仁东控股近几日的下跌中,机构席位却一连现身龙虎榜买入榜。凭据榜单,11月25日有一机构席位净卖出仁东控股848万元,之后在11月26日、27日和30日的龙虎榜单中,机构席位均现身仁东控股买入榜,只是买入金额均为几十万元。

国资刚宣布退场

仁东控股前身为宏磊股份,主营漆包线和铜管,现在公司主营转型为第3方支付,供应链业务,保理,融资租赁业务,小额贷款等业务。

在暴跌之前,公司刚刚宣布国资退场。

11月18日,仁东控股公布《关于公司权益变更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换的提示性通告》称,公司原控股股东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仁东信息”)及其一致行感人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仁东”)、仁东(天津)科技生长团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仁东科技”)、霍东与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团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科金团体”)签署《终止股份委托治理关系和一致行动关系的协议》,海科金团体不再拥有仁东信息持有的仁东控股1.19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1.27%)对应的表决权等股东权利。同时,仁东信息及其一致行感人天津仁东与海科金的一致行动关系终止。公司控股股东变换为仁东信息,实际控制人变换为霍东。

双方是在去年牵手的,其时海科金团体以“受让表决权+一致行感人”的方式,控制上市公司28.94%股份对应的表决权,仁东控股实际控制人由此变为北京海淀区国资委。去年11月15日,相关协议正式生效,公司控股股东变换为海科金团体。凭据最新通告,停止2020年11月14日,上述协议已推行满一年。

该变更引起了深交所关注,隔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治理部向仁东控股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披露:初始托管期到期后未续期的详细原因;公司划分于2019年11月、2020年4月向海科金团体申请乞贷10亿元、20亿元,增补披露向海科金团体的实际乞贷情况、还款计划及对生产谋划发生的影响;联合前期贷款逾期希望情况、现金流状况说明此次控制权变换可能发生的影响及公司拟接纳的应对措施。

11月24日晚间,仁东控股公布关注函回复通告。对于托管未续期的原因,仁东控股表现,受各方面因素影响,双方互助进度低于预期,一方面是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双方战略互助部门约定事项无法实施;另一方面受国企相关政策影响,有关项目落地和实施受到一定限制,也影响了双方互助历程和相关资金支持的到位。综合来看,双方不再具备进一步互助的基础和条件,从而导致本次委托协议一年期满后不再续签。

对于此次控制权变换可能发生的影响,仁东控股称,未对公司生产谋划发生重要影响。但现在公司整体现金流较为紧张,短期贷款偿债压力较大。任东控股也在克日公布的股价异常颠簸中表现,公司未发现近期公共媒体报道了可能或已经对本公司股票生意业务价钱发生较大影响的未公然重大信息。

缺乏基本面支撑的上涨

仁东控股也被认为庄股特征显着,在今年头到11月之前的大涨中,仁东控股鲜有涨停行情,甚至连涨幅凌驾5%的日子也很少,换手率也维持在1%左右的较低水平,股价整体呈45度角状况缓慢爬升,控盘特征显着。在今年停止11月24日的时间段内,仁东控股也没有一次登上龙虎榜,只是在最近已经一连4天上榜龙虎榜单。

而且,仁东控股的上涨也缺乏基本面支撑,2019年全年任东控股实现营业收入18.31亿元,同比增长23.21%;净利润为0.3亿元,同比下滑43.57%。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17.5亿元,同比增长89.77%;净利润-2192万元,同比下降144.5%。

在10月30日,仁东控股还公布了关于银行贷款逾期的通告,称因现在公司尚未全部落实兴业银行批复的续贷条件,且今年以来受宏观经济情况和新冠疫情的影响,公司流动资金较为紧张,发生兴业银行3.5亿短期贷款本金未能如期归还的情形等。而三季报显示,仁东控股账目钱币资金15.54亿元。

而且仁东控股还存在较大商誉问题,停止三季度末,仁东控股商誉约9.99亿元,但公司净资产才9.66亿元,商誉占净资产比例为103.40%。

如果非要说热点上,那就是仁东控股在7月份时,蹭了一下蚂蚁观点。7月24日,仁东控股曾在互动平台透露:“经公司核实,2020年7月23日,公司子公司民盛租赁有限公司作为首家与蚂蚁链互助的融资租赁公司,受邀到场了蚂蚁团体召开的蚂蚁链品牌公布会。”不外随后仁东控股董事长兼董秘霍东,也因为公司“先容互助蚂蚁团体不客观”被浙江证监局警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