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永麻烦大了?德国“支付宝”丑闻发酵,监管层认为涉嫌刑事犯罪|安永|Wirecard

By | 2020年12月3日

华尔街见闻

本文来自 见闻VIP,作者:张家伟。

摘要:这是德国政府机构首次表态安永在此次事件中涉嫌刑事犯罪,让安永直接面临巨大的法律以及名誉损失风险。审计人员也可能面临最高三年监禁。

卷入德国“支付宝”Wirecard审计泥潭的安永,正在迎来更大的麻烦。

媒体今日援引知情人士称,德国审计行业监管机构Apas认为安永在Wirecard事件中涉嫌刑事犯罪,已于9月29日向柏林刑事检察官提交了事件的中期评估报告,并要求他们与慕尼黑的刑事检察官共享调查结果。

今年6月,在Wirecard不断推迟发布2019年年报之际,负责审计的安永称,Wirecard无法提供财务报表信托帐户中19亿欧元银行存款余额的证据。随后,Wirecard在6月22日发布声明称,这一无法核实的19亿欧元现金可能根本不存在,旋即引爆这一惊天丑闻。

Wirecard股价在声明发布当天跌去60%,不到10天千亿市值跌去了99%,一代支付帝国瞬间灰飞烟灭,堪称惨烈,也成为今年德国商界最大的丑闻之一。

安永真正的麻烦来了

Apas此次提交的报告,是德国政府机构首次表态安永在此次事件中涉嫌犯罪。媒体报道称,对于安永来说,此举让它直接面临巨大的法律以及名誉损失风险。

报道援引慕尼黑检察官称,他们正在评估Apas提交的报告,目前尚未得出具体结论。此前,德国检察机关也未开始对安永在职以及前员工进行刑事犯罪调查。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周四德国议会的一场听证会中,Wirecard事件特别审计工作组负责人、安永竞争对手毕马威的合伙人Alexander Geschonneck,对安永大加抨击。

Geschonneck对在场的议员表示,他们曾要求安永进行确认在对Wirecard银行账户进行检查时遵循了正常的流程,但安永却并未确认。他称:

没有账户信息,没有银行文件。从2016年到2018年,什么都没有。

我们(特别审计工作组)做的工作不是要研究如何造火箭(而是极为简单的工作),但(安永)却没有做到。

德国社会民主党议员Jens Zimmermann称,Geschonneck的此次证词对于安永而言是“灾难性的”,如果它的确正常做了年度审计,那么就应该能暴露出Wirecard的欺诈。

安永表示强烈反对

Apas在提交的报告中称,有证据表明安永在Wirecard审计中可能存在违反尽职调查以及报告责任的行为。而按照德国法律,如果审计人员确实出现这类行为,将面临最高三年监禁。

对于Apas怀疑其从事刑事犯罪,安永发布声明称“强烈反对”:

基于我们目前的了解,我们的同事以职业的精神和正直的态度进行了审计。

在Wirecard事件中,安永的审计师绝对不存在任何与犯罪行为相关的情况。

在6月底对外回应时,安永也曾提到,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诈骗,涉及世界各地多个机构,即便拥有最强大的审计程序,也无法发现这种瞒天过海的欺诈行为。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当时有媒体报道称,Wirecard曾声称在新加坡华侨银行拥有10亿欧元存款,而安永却连续三年未向该银行索要账户信息。

报道称,安永在2016年至2018年一直靠第三方受托人以及Wirecard提供的文档和屏幕截图来进行存款确认。因此在这次事件中,可能有安永的责任。

华侨银行则曾表示,Wirecard与它并没有业务关系,该公司没有在银行开设任何托管账户,在2016年至2018年,他们也没有收到安永关于Wirecard的任何查询,这让这起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编辑:张金亮)